一生总将白梦做

三十终有美娇荷

春暖花开

瓜熟蒂落

十月秋风迎新客

 

数载飘摇无定所

一朝安身有甜爱

少点风流

多点实在

辛劳疲苦亦开怀

 

image

 

 

宝宝2015年10月出生,因为早产,才看了一眼就被送到了新生儿重症监护室,第一天医药费就五千。现在宝宝满月了,却还没有出院,已经花掉五万了。希望靠少儿医保能帮宝宝报销一部分吧!我把这次给宝宝办证的过程贴出来,希望能帮到其他在深圳的宝宝,特别是一出生就要住院的早产宝宝们。

下面的适用于深户头胎的父母。

顺序是

1 想好名字,准备各种证件和复印件。

我宝宝30周就出生了,原来以为还有两个多月才生,所以完全没有准备名字,还是有些手忙脚乱。

夫妻双方有的证件都准备好,妈妈的孕产建档手册,两人户口本,身份证,结婚证,计划生育服务证,集体户口的准备户口本首页复印件盖单位红章当做原件用,所有资料复印多份,嗯,4~5份差不多够用了。孕产手册复印部分填字的页面,2份就够用了。

2 医院办理出生医学证明,十个工作日

先去出生的医院交资料,填表,也就是各种复印件验原件,再过10工作日去取。我是市妇幼红荔院区产科二区生,去产科二区的护士站交资料,在福强院区取证明。

取到后千万不要自己把副页撕掉,那是只有派出所才能撕掉的。然后也复印几份。

3 想好随父母哪个的户口,我宝宝随妈妈的户口

4  户口所在社区登记,当时办好

好像不用交什么资料,但要验资料。

5 户口所在街道办办理计划生育证明,当时办好

要交资料验原件,拿计划生育证明,第二天数据才能传到派出所,所以过一天去办户口。

6 第二天,户口所在派出所办理户口,当时办好

交资料验原件,填表。出生医学证明副页会被撕掉。拿户口卡或户口本。

7  市社保局网站填写并打印少儿医保申请表,到户口所在社保局交资料

深户的话,填资料时候里面的计划生育证明号码获取不到,没有关系,打印就好。其他项目尽量填写完整。需要填写爸爸妈妈的社保卡信息。

8 等待社保局10个工作日后扣款,再去银行办理社保卡。社保卡需要在办理户口后30日内办好才能报销出生当月费用,所以还是尽快办理的好。办理社保卡还需要宝宝的数码照片回执,需要在宝宝醒着的时候去照相馆照好。

9 给宝宝拍张一寸大头照,办理独生子女证,户口办好就可以办理

因为二胎政策放开,所以明年就没有独生子女证了,需要办理的尽快,有证妈妈可以多休一个月产假。

10 去户口所在地社区填独生子女证表盖章

11 去户口所在地街道办办理独生子女证,交资料验原件,当时办好

 

这两年3D打印搞得很火,说这个技术如何如何牛逼。但似乎始终没有像他们所说的那样改变世界。没用过就没有发言权。于是乎,自己买了一台组装版的三角洲3D打印机。

经过一段时间的使用,发现我们都习惯被炫酷的概念忽悠了,就像转基因技术一样。现在所谓很火的3D打印机、大家都在开发和购买的这种3D打印机,其实只是使用了所有3D打印技术中最Low的一种,FDM熔融沉积制造术,也称为FFF融丝制造,其实只是一个古旧的3D打印专利过期后,被开源组织设计了reprap 3D打印机、以及kossel Delta三角洲3D打印机,这是3D打印的第一次开源,也是第一次民用化,但是距离实用化还很远。真正实用和牛逼的3D打印技术、设备和专利,不但及其昂贵,而且还大多数掌握在老美的手里,比如打印光滑、坚硬、致密的金属部件,造个螺旋桨或者战斗机什么的,远不是现在的桌面3D打印机可以实现的。

其实,桌面3D打印要实用化还远得很,下面几个问题制约了它的实用化:

1、打印材料。目前基本上限于塑料,并且限于ABS、PLA;

2、打印精度。常用精度是0.2mm,最大的精度0.1mm,想得到精确的、光滑的物品是不可能的了。不过现在有一种抛光技术,通过溶剂蒸汽使得表面接近于光滑;

3、打印速度。可以说非常缓慢。稍微大一些和复杂一些的部件,需要数小时;

4、打印大小。像我买的这一台,直径范围在20cm以内的物品才能打印,事实上,10cm直径范围内的打印的才比较好。

5、打印物品的强度。因为塑料的强度不高,并且打印出来的物品可能并不致密;

6、打印的色彩。大多只能单色;

7、打印复杂度。并不是所有的三维形状都能打印,两个形状有相切的边,就打印不好。

所以,桌面化的3D打印,不说打印个汽车,可能就连打印个能用的螺丝都做不到。所以你看到的,现在3D打印机虽然林林总总,然而能打印出来的东西大多是些卡通模型,除了摆着看以外,没什么别的价值。而且就算是摆着看,那单调的色彩,一层一层的纹路,看着也不爽。

试着一下,有哪些塑料制品,可以3D打印,哪些不能?

不能的包括太大的和表面光滑的,如各种盛液体的瓶瓶罐罐、或者脸盆,餐具通常也不行,因为餐具需要光滑的表面以便于清洗;

不能需要太高精度的,螺丝之类,即便是塑料的,过细的螺纹也无法表现出来。

所以说,现在的桌面3D打印,使用价值实在是不大。

可以打印下面的物品:

1、笔杆;

2、小玩具(变形金刚?魔方?);

3、U盘外壳;

4、手机架;

……

以后会分享一些自己设计和打印的实用物品。

人生总有烦心事。一辈子大约要有一万种。躲过一件还有一桩,解决一桩还有十桩。最怕一桩接着一桩,十桩接着十桩,没完没了,一个比一个烦。最近我好像被烦心事轰炸联合编队持续攻击了一年,最后的疆土都快守不住了。

人为什么会烦心?有欲念有执着。什么欲念?什么执着?爱是最大的欲念,最大的执着。以前欲望不多,未有爱人,没有孩子,父母不在身边,没多少可烦的,现在执着于这几者,自然忧愁不断。

少年不识愁滋味,今天打怪,明天恋爱,被人甩了哭枕头。

如今呢,同龄的兄弟姐妹们步入中年,各自有各自的烦心事,开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模式,顺利的事情似乎越来越少。以前看到满大街的不孕不育广告,觉得离自己很遥远,如今差点儿去做试管。以前看别人生孩子不顺利,觉得离自己很遥远,如今小朋友早产出生没看半分钟就住Nicu。以前觉得癌症很遥远,如今丈母娘结肠癌手术化疗过一年。以前觉得死亡很遥远,如今上一辈的姑妈大伯,同辈的堂姐,学咨询的同学,各个撒手人寰:衰老,疾病,车祸,自杀…想起来音容笑貌,一切就在这么几年间。

以前觉得痔疮很遥远,昨天就被医生连续爆菊,痛的跟杀猪似的惨叫。

这只是开始,还没有结束,都没有那么远。

2015年,快十一月了,天气转凉,又是个舒爽的秋天。

小米路由APP有个功能,在我的家人的手机连上路由器的时候,可以发送一条推送通知,告诉我他(她)的手机上线了。在忙得抬不起头的工作中,在无数“请问要不要买房子”的广告电话之间,无数“请转银行卡xxxx 户名xxxx”的诈骗短信之间,“老婆的手机上线啦”的通知,让我觉得一阵温暖。

可能是妻子回到家中,可能是妈妈爸爸买菜回来,他们打开手机上上网,或者接听一个电话,或者播放一个综艺剧,家里面鸡毛蒜皮的小事情浮现出来,在创业赚钱推销兜售诈骗的种种之间,还能感受到那个港湾的温暖。

岩田聪死了。

许久不关注游戏界新闻 ,一直埋头赚钱创业找工作的我,偶尔从一个创业心灵鸡汤上看到这个信息,震惊之余,半信半疑。一搜索,原来已经是几个月前的事情了。

岩田聪55岁就死了。他十来年前就任任天堂社长,接山内溥老爷子的班,时年四十出头,带领任天堂,开创Wii,nds等新主机,成为玩家们十分喜爱的任天堂代言人。他不在了,竟想不到还有谁能接班下去。

福无双至祸不单行。这几年对游戏界几乎陌生的我,又发现,原来山内溥老爷子两年前也死了。

这一瞬间觉得熟悉的任天堂猛然远去,山内溥,岩田聪猛地坠入黄泉,好像有根绳子顿着了我的脚踝,一下子也把我拉了进去。心里来不及悲伤,已大骇然。

仔细一看,是我的童年和青春死去了,死去很久都已经有些陌生了。超级马里奥兄弟,音乐熟悉,按键陌生,玩起来完全没有耐心。曾经为之疯狂的硬核游戏,象COD、重返狼堡之类,现在玩起来充满焦躁感,边玩边觉得还有衣服没洗还有啥事情没做完全无法代入。更别说什么网吧通宵游戏,现在到了晚上10点钟就困,开始洗漱睡觉了。

那种年少才能体会到的感觉真的死掉了。随着山内溥,随着岩田聪而去了。

任天堂之殇,是我自己的年轻时代之殇。

深圳早晨无疑是忙碌的。

公交车站挤满年轻人,大多数都带着包,或提或挎或背,有的还拿着俩,第二个包不大却又鼓鼓囊囊,里面塞着装满午饭的饭盒。

所有人一律把身子倾向左边,昂起脖子,歪着脑袋,瞪大眼睛,监视着密密麻麻川流不息的车流。有的人显得焦躁不安,不停跺着脚,恨不得冲到马路中间。

远远来了几辆天蓝色的公交车,人群就有点骚动起来,有些人开始向左走,有些人开始向右走,大家预测着车门打开的位置,做好抢先登陆的准备。

第一辆公交车靠停,后面的几辆依次停下来。人们不等车门打开,一拥而上,好几个人跑了起来。车门开了,第一辆车上已经站满了人,而上车的人却竟然仍可以一个又一个地上去,好像进的是时光穿越门,可以一直进人似的。然而毕竟不是,一个小伙子脚后跟悬空拉着把手再也上不去,后面还有一个哥们探进去半只脚,另一只脚还在地面上不来,站在地上的人们还伸长脑袋往车里面探望,大家都没有往回走的意思。场面有些僵持,后面的车堵了一长串,没耐心的司机开始一个劲的鸣笛。终于,地面上的人们觉得希望破灭,垂头丧气的返回站台,只塞进半个脚的哥们恋恋不舍的把脚抽出来。公交车开始尝试关门。失败几次后,门终于关上,车子怒吼着慢慢起步,留下一站台继续翘首以盼的人们。

现在是自媒体时代了。微博、微信公众号、朋友圈,好像每个人都可以自由表达思想。

是吗?其实不是的,你看,朋友圈里都是各种拍照:自己的、食物的、出去玩的,各种转载:心灵鸡汤、成功秘笈、养生秘方。这些是自由表达没错,只是表达的不是思想。为啥,我们其实根本没时间去思想。

现在这个时代,信息资讯爆炸,从文字到图片再到视频,从电视到电脑再到手机,大脑对各种资讯根本接受不过来。哪儿有时间思想?而且,我们都患上了”空白时间恐惧症“,任何无事可做的时间,都必须要打开手机,翻出一段什么新的资讯来看,倘若断了网,那必定是焦躁不安,眼睛焦点无处安放,心里好像有几百只蚂蚁再乱爬,跟吸毒戒断反应一样。我们好像了解了各种资讯,却很难得出什么结论,说起来的也都是别人写好的内容。自己只是看,最好的也就是转发转发。

这个自我宣传的时代,只是提供了自我宣传的手段,却同时压榨了思考自我的时间,没有了自我,更谈不上什么宣传了。

2015/10/19

杨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