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对运气缺乏敬畏,我们对能力过于自信。

运气三角

运气-预测-努力
运气是个体主观上无法把握,但客观上在未来呈一定概率影响个体的事件,是未知的未来,简称为运。
预测是对个体对局势的认识,简称为势,可个体主观上可以了解和把握的未来事件。因为预测是主观的,所以未来未必一定发生。
运气和预测合称为运势。运与势的比例并非一成不变,个人的认识越深刻,就能更多减少运的成分而增加对势的把握。但因为个体的认识必然存在的局限性、以及人类当前知识的局限性,不可能完全杜绝运气成分。
努力是个人为了自己的预测的方向所做的付出。没有方向的付出只能称之为勤奋,也叫做碌碌无为。

运气与希望

“希望”是主观上认为存在可能的好运气,但不一定符合客观事实。但只要存在希望,人就会有努力的动力。
买彩票其实主观希望和客观运气相对偏离不大,因为中彩票的概率是相对容易计算的。
但对未来的希望与运气可能存在较大偏差。这往往是由于个体方向感不强,缺乏对局势的认识。个体容易以近一年的经验去理解余生可能发生的事件,从而产生较大偏差。

运气与奋斗

有些90年代从国企去沿海打工创业的,大多有想法、有能力、肯奋斗,然而在20~30年后,由于商海浮沉,多数仍然没有积累很大财富;而在国企中能力平庸、也没有胆量出来打拼的,20~30年后往往成为高管甚至一把手,享有很高的待遇。从财富角度来讲,在我国的优质国企长期做下来,比在外面打拼奋斗似乎积累了更多财富。创业者把握了方向,但创业的好运气并不多;国企人没有把握方向,却沾上了好运。
2000年开始,中国商品房改革后房价快速上涨,那些结婚早迫于丈母娘压力买房的,最后都笑开了花,那些不愿背负房贷、甚至想要用资金创业的,最后越来越买不起。一个是被迫躺赢,一个是主动奋斗到输光。
上面只说了两个结果与奋斗成反比的例子,是因为成正比的例子更多,翻开几乎任何一个成功人士和成功公司所宣扬的个人奋斗史、公司历史,几乎无不再宣示自己的成功都是自己的勤奋奋斗的结果。
因为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,失败者没有书写历史的权利,因为失败者没有书写的资本、也没有书写的信誉。
然而事实是,多数胜利者只是幸运儿而已。一将功成万骨枯才是现实。多数胜利者的“奋斗等于成功”的故事,只是幸存者偏差罢了。
也有极少数的胜利者,通过深刻的认识把握了正确的方向,不但顺势还能造势。马斯克、王传福、查理芒格是其中佼佼者。
商业竞争中,有一种既得利益者对后来创业者的“看不见、看不起、看不懂、跟不上”的情况(应该是马云所说),这就更说明了这种既得利益者的利益来源是某种运气而已。

对运气的认识之路

由于学校和家庭教育的缘故,在走向社会之前,我一直认为获得成就是靠能力。这儿我跳过了“努力”这一步,因为那时我没怎么努力也获得了很好的成绩,幸运地没和其他考试竞争者一起“卷”。还有一个原因是初中时读了郑渊洁的一部童话作品,其中提到了老子的“唯不争天下莫能与之争”,所以也不愿意卷,当然那时候也还没有深刻地理解这句话的意思。走向社会后,正好碰到中国经济的大发展,需要有能力的人,去了很顶级的公司,这时候对能力的迷信达到了顶峰,认为有能力就能做成一切事情。其实,说到底,广义上的努力也是包括能力的,能力只能通过努力训练得来。只不过有些人由于兴趣等使然,可以不使用“强迫自己的那种努力”主动地训练获取能力,即使用了“兴趣”。
直到三十多岁经历过几个创业公司后,对获得成就又有了新的认知。这时候认为要靠胆识。也就是能够认识到事物发展的方向,并且有胆量去部分或者完全投入这个方向,然后获取成功。这时候,就在找这样的经过成就验证的创业领袖,也就是他依靠其胆识获得了一定成就,并且对同伴非常好的人,认为以其被验证的胆识,必然会继续做出新的成就。这时候已经认识到能力不是关键了,有胆识者,自然会招募到有能力之人来帮自己完成。
对运气的认识,是最近几年的事情,人其实已经到了四十岁左右。自己所认为的有胆识的领袖节节败退屡屡受挫,使自己不得不对曾经坚定的信念怀疑起来。加上疫情以来,众多曾经只能仰望的大佬忽然败的败,跑的跑(乐视恒大等不胜枚举),意识到这些大佬曾经的成功并非全是能力,也并非全靠胆识。过去的成功即使在同一个人身上都难以复制,为什么?因为世界上有太多他们都无法预测之事,而他们有很多相信自己可以预测。预测成功了则是胆识过人,失败了则快速被人遗忘。为什么我过去很难意识到这一点?第一,从教育体制到社会舆论到企业自己的宣传,都不可能承认成就里面有很大运气成分,运气无法把握更无法教育,企业也不可能说自己是凭运气做得这么成功(但失败的时候企业却会说运气不好);第二,疫情前的几十年中国经济快速向上发展,好运气的概率非常大,所以相对容易成功,并且容易反复成功。而现在国家增速放缓,好运概率也大大下降了。
有没有全靠胆识不靠或少靠运气的?有,但是这种人极少极少。所以遇到一个成功的人,可以先断定其中大概率有相当运气成分。接下来他能不能继续成功,就是看他以前的成功的运气成分有多少,以后还有没有这么好运了。
进一步的,如果有人承认自己的成功有很大运气成分,那么他真的可以称得上自我认知清晰、诚实、且高尚了。近的有罗翔老师,远的如寒窑赋(即便是伪托吕蒙正)所说:“人道我贵,非我之能也,此乃时也、运也、命也”。

标签: none 阅读量: 416

添加新评论